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生活系神豪 > 第169章 誰稀罕【求訂閱、月票】

第169章 誰稀罕【求訂閱、月票】

類型:都市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起酥面包
    汪言沒多待,放下水,跟樓樓叮囑一聲注意大家的身體狀況,很快就撤回男生方陣。

    一回來,本班加隔壁班的小男生們都用崇拜的眼神盯著他看。

    “哥,你真猛!”

    怎么說?

    沒頭沒腦的,汪言被夸得一愣。

    “那么多女生,你真敢往里沖?”

    “大太陽底下罰站一個小時,你還有力氣拎水?”

    “我都快熱禿嚕皮了,汪哥你怎么一點沒感覺啊?”

    汪言擰開自己那瓶水,咕咚咕咚一口氣灌掉半瓶,才回頭看那貨:“你似不似傻?我像是沒感覺的樣子嗎?”

    可不是么,汗水從頭發里直接往外流,脖子后背濕漉漉一片。

    那哥們哭喪著臉,回道:“大哥,你再看看我們!”

    呃,最慘的是小胖子胡亮,褲襠整個濕透了。

    黃綠色的軍訓服被水打濕以后,綠得發黑,看起來特別搞笑。

    其余的人也沒好到哪去,迷彩半截袖全都水淋淋的。

    “行吧,大家都差不多,接下來,只能靠毅力去強撐。”

    汪言看到同學們懨懨的神情,感覺這樣下去不是什么好事,馬上盡起班長的職責,約束他們休息。

    “來,大家盡量放松,別說話,深呼吸,多恢復一點是一點。”

    “下半程可能會更難熬,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一定要注意保護好自己。”

    大部分同學都很感激,也有個別人不以為然,暗自撇嘴。

    算是正常吧,想想都知道,一個專業幾百人,不可能個個都知道好賴,都合群。

    汪言沒看到也沒感覺到,坐下來閉上眼,補充體力。

    休息時間一到,教官馬上吹哨喊號子。

    “全體都有,集合!”

    又是一陣兵荒馬亂雞飛狗跳。

    汪言的方陣是由經濟兩個班、會計兩個班、酒店兩個班共同組成的。

    互相之間都不熟,找位置時簡直唧里滾蛋的,時不時就“砰”的一下撞一塊兒,疼得齜牙咧嘴的,然后繼續亂竄。

    好不容易站好,教官已然開始在線暴躁。

    “兩臂夾緊,自然下垂,雙手放于褲縫上,夾緊!夾緊!夾緊夾緊夾緊!”

    連珠炮似的呵斥,終于激活了如玉的吐槽沖動。

    “人就不緊啊……”

    悄聲悄氣兒的,只有隔壁幾個兄弟聽到,當時就沒忍住笑,憋得咳嗽起來。

    噗、噗……咳咳!

    “出來!你、你,笑什么呢?訓練時,命令就是一切!想笑,打報告!”

    教官虎著臉揪出兩個倒霉蛋,一個是川娃,一個是荷蘭豆。

    “來,告訴大家,你笑什么呢?”

    那肯定不能說啊!

    “不說是吧?俯臥撐預備!”

    倆倒霉孩子剛趴下去,教官突然改了主意:“等會,先立正!”

    川娃和荷蘭豆不明所以的站起來,只見教官來到隊列里,左右一陣巡視。

    “你,出列!”

    第一個被揪出來的,正好是如玉……

    emmm,估計不會是什么好事兒,惡有惡報了吧?

    接下來,教官又往前踱一步,剛好站在汪言和徐天賜的中間,左右打量著。

    汪大少心里一緊,但是面上越發鎮定,與教官對視一眼,目光堅定而又正直,像極了好兵模樣。

    教官微微頷首,然后一轉頭,盯住徐天賜:“你,出列!”

    徐天賜:(⊙?⊙)!

    為什嘛?!

    憑什嘛?!

    木得理由,教官我樂意!

    “你們兩個,躺好!”

    如玉和徐天賜哭喪著臉面面相覷,但是又不敢反抗,只得乖乖躺好。

    “兩臂夾緊,雙手放于褲線上!”

    照做。

    然后教官才回頭望向川娃跟荷蘭豆。

    “去吧,臉貼著臉,撐好!喜歡親,你就盡管趴下去!”

    四個苦逼孩子臉都嚇綠了。

    我去!

    教官你真有招兒!

    看熱鬧的大家實在憋不住,但是又不得不憋著,一個個抖得跟篩糠似的。

    等到川娃和荷蘭豆別別扭扭的趴下去,那場面就更搞笑了。

    川娃運氣還好,底下是徐天賜,沒那么丑不說,川娃本身體力也好,不是很擔心撐不住。

    荷蘭豆面對著如玉……

    emmm,那小眼神驚恐的,想只風雨中的小雞崽。

    豆兒剛忍不住扭頭,就被教官罵了。

    “扭什么頭?對視!勇敢點,真男人就是要剛!”

    荷蘭豆都快哭了……

    我特么剛誰都不想剛他啊!

    如玉這貨吧,其實皮膚很白凈,穩穩當當的時候特別清秀,但是呢……丫基本就沒有穩當的時候!

    尤其是擠眉弄眼、半笑不笑的時候,那叫一個猥瑣騷氣。

    最最最可怕的是……這貨人來瘋!

    人一多,表現欲望就控制不住,啥都敢干。

    此刻,被整個方陣和旁邊方陣的人注視著,如玉又沒忍住嘚瑟,沖荷蘭豆一擠眼,突然嘟一下嘴。

    就好像是在說……

    來嘛!中……我嘛!

    荷蘭豆一張黑臉,肉眼可見的變紫,喉結一陣滾動,似乎是隨時都有可能吐出來。

    如玉頓時傻比了,表情變得無比驚恐,小眼神直勾勾的盯住荷蘭豆的嘴,渾身僵硬如死狗。

    大鍋,我錯啦,您穩住,別慌!

    ……

    艾瑪,不行了!

    汪言實在忍不住了,感覺再這么憋下去準得抽。

    然后就在這個瞬間,松鼠突然舉手大喊一聲:“報告!”

    “說!”

    “教官我想笑!”

    “笑!”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喲媽呀哈哈哈哈哈……”

    捂著肚子彎著腰,直抹眼淚,把教官笑出滿腦門黑線。

    “笑夠沒有?”

    “呃……夠了!”

    “復原!”

    松鼠撲棱一下站直,笑容頓時一收,只剩嘴角還在抽抽。

    兄弟伙們是真的再也忍不住了,你愛讓不讓吧!

    “哈哈哈哈哈……”

    “咔咔咔喀喀喀……”

    “hiahiahiahiahiahiahia……”

    半個操場上的學生都在往這邊看,感覺是不是碰到一群沙雕啊?

    ……

    二十分鐘后,川娃和荷蘭豆被叫起來的時候,四個瓜娃子都是一臉的生無可戀。

    歸隊的時候,川娃、荷蘭豆、徐天賜他們三個直打晃。

    尤其是徐天賜,一邊走一邊抹眼淚。

    大家就納了悶了,徐天賜你安安靜靜躺20分鐘,你晃個燈籠呢?

    小胖子一問,徐天賜的表情頓時崩了。

    “狗日的張易偉,MMP的一大早上至少吃了半頭蒜!熏得老子直淌眼淚……”

    得,一下子又笑趴下好幾個。

    幸好罰都罰完了,教官沒再計較,開始帶大家學正步。

    第一步是舉胳膊抬腿靜站,又是一項特別折磨人的訓練。

    操練到中午,大家全都累慘了。

    當教官一聲令下,喊出“集體解散”的時候,方陣沒散,集體趴窩。

    在這中間,汪大少仍舊筆挺的身影,就顯得特別引人注意了。

    不遠處的女生三三倆倆的路過,紛紛和汪言打招呼。

    “班長,謝謝你的水……”

    “班長,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飯?”

    “對啊,我們正好要去食堂,給你打飯好不好?”

    “班長,我從老家帶來了一袋白梨,待會你嘗嘗!”

    趴著的男生們,不管本班的外班的,都羨慕瘋了。

    羨慕妒忌恨之余,大家又百思不得其解。

    不就是兩箱水嗎?!

    你們至于么?!

    等到明后天,我們適應過來,我們也會給你們送的啊!

    會這樣想的瓜娃子,活該你們單身。

    那是一瓶水的問題么?

    人無我有,美的是那份面子!

    明天都有?

    誰稀罕!
星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