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撿到一本三國志 > 第0457章 酷吏滿寵

第0457章 酷吏滿寵

類型:穿越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歷史系之狼
    不過,即使華雄如此言語,劉獒心里依舊不敢前往,前往也就算了,若還要偷偷前往,再被人發覺了,豈不是大難臨頭了?因此,劉獒做出了一個最為明智的決定上書問阿父,自己能否去?

    諸葛亮與華雄都驚呆了,如此正大光明的詢問,天子能讓你去麼?

    顯然,天子是并不在意所謂皇子結交軍旅之類的事,畢竟劉獒年紀也小,還是他的嫡長子,又或許是蔡皇后起到了作用,天子令人捎來的口信,只有一句話,“速去,休要聒噪!”

    劉獒這才開開心心的跟隨華雄前往執金吾大營,諸葛亮與之同行,華雄騎著駿馬,而劉獒與諸葛亮卻只能坐車,劉獒看著縱馬飛奔的華雄,心里是說不出的羨慕,他也想騎馬,華雄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之后,便開始表演起馬術來,或翻身,或起,或側馬背。

    劉獒與諸葛亮都是拍手叫好,隨后趕來的雒陽北部尉新任官員滿寵也是這般,為華雄精湛的馬術所折服,拍手叫好,隨后便以在雒陽鬧市縱馬的罪名,收走了他的駿馬,罰錢三百

    盡管華雄指著后方馬車里的皇子,辯解了許多,可這位新任的官員,未曾有半點動容,甚至,都沒有前往給殿下行禮,他冷冰冰的皺著眉頭,說道:“華校尉有這般精湛的馬術,我心里折服,便請校尉與三日內湊齊三百錢,不然,這駿馬,我便要殺了,頭顱掛在城墻上。”

    “呵呵,君莫要如此啊,我這一時不察,后面那馬車里的坐的是皇長子殿下”

    劉獒與諸葛亮看到他倆看向了自己,連忙行禮,那位官員,也是拱手回拜,華雄這才松了一口氣,諸葛亮大聲說道:“殿下,看到了罷,你日后便可這般縱馬,反正殿下是天子長子,不必畏懼,如華校尉所教的一般,盡興便可!”

    滿寵聽聞,臉色更是難看。

    “你公然教皇長子違法亂紀?那不行,罰錢六百”

    “嘿,殿下,我聽聞這雒陽北部尉剛正不阿,原來也不過如此,罰的多輕啊”

    “罰錢八百。”

    華雄懵了,轉頭,怒視諸葛亮,諸葛亮聳了聳肩,別過頭去,他咬著牙,看向了滿寵,憤怒的罵道:“你這鳥廝,就是與我過不去?!”

    “公然辱罵同僚,罰錢一千”

    “哎,你這是何必呢害苦了華校尉啊”劉獒搖著頭,無奈的說道。

    “前些日子,他不也是害苦了我們麼?九世之仇咳咳殿下,華校尉大度,定然不會跟我一般見識”

    說完,他們二人悄悄側頭,看向了華雄。

    只見華雄徒步走在馬車之邊,皺著眉頭,面色鐵青,諸葛亮嚇得連忙低下頭,再不敢招惹他,如此,一路走到了執金吾的大營,守門的士卒看到是華雄前來,便立刻開了大門,劉獒下了車,跟著華雄走了進去,剛剛走進大營,便看到了熟悉的一些東西。

    例如草靶,木人之類,袁術府里的大多數物什,原來都是根據大營的布置來進行的,遠遠的,又聽到了士卒們的咆哮聲,士卒們正在操練,諸葛亮驚奇的看著大營里的各種東西,非常的好奇,與一旁的劉獒交談著,華雄領著他們,來到了前校場。

    士卒們手持長矛,列成了陣型,人數并不多,也只有數百人,關羽站在上方,身邊是鼓吏與旗手,隨著鼓聲的變化,以及旗幟的翻動,士卒們也就列出不同的陣型,或前進,或后退,或散開,又聚集,看得諸葛亮如癡如迷,說不出話來,雙眼發光,又找了一處地,便直接坐了下來。

    劉獒礙于皇長子的身份,不敢如此無禮的坐著,只能站在一旁。

    正在操練士卒們的關羽似乎也注意到了這里的情況,不過,他并沒有停止操練,也沒有行禮,劉獒與諸葛亮不以為然,看著眾人操練著,心里滿是激動,聽著那陣陣的鼓聲,更是熱血沸騰,士卒們的喊殺聲,伴隨著鼓聲,響徹天地!

    他們看了許久,操練這才結束,士卒們集合之后,前往進食,關羽這才來到了他們的面前,相互拜見之后,看著一旁的華雄,皺了皺眉頭,問道:“我的馬呢?”,華雄咳了咳,說道:“來的時候,忘了,落在袁府了,對了,你能借我些錢麼?最近,我有些急用”

    劉獒與諸葛亮,面色古怪,諸葛亮有心要揭穿他,又怕挨他一頓揍,也就沒有多說。

    從華雄那極其不自然的神態上,關羽自然是發現了異常,不過,當著皇子與諸多士卒的面,他沒有過多詢問,華雄笑著說道:“已經開飯了,便去吃些罷,免得稍后沒飯了”

    眾人又去了食堂,士卒們看到關羽和華雄走了進來,都紛紛起身拜見,還讓出位子來,看到隨后進來的一大一小兩個家伙,士卒們也是紛紛起哄,說道:“這莫不是關校尉與華校尉的孩子?”

    “嘿,這倆小子長得眉清目秀,頗為好看,斷然不是校尉的孩子!”

    “華校尉雖丑了些,可是關校尉好看也,說不得便是關校尉的孩子呢!”

    華雄聽聞,頓時大怒,又謾罵起來,士卒們被痛罵,也只是笑著,看得出,平日里,他們與士卒們的關系還是很好的,畢竟,他們幾個都是士卒出身,出身不高,關羽指著劉獒,說道:“爾等不可無禮,此乃皇長子殿下”

    原本還有些喧嘩的食堂,頓時寂靜了下來,士卒們瞪大了雙眼,呆愣的看著劉獒,又看向關羽,確認他沒有玩笑,這天子家的孩子,竟然來這破食堂,與我等一同進食??士卒們呆愣了許久,這才反應過來,紛紛起身,再也沒有一人是跪坐著的。

    “執金吾虎賁營,拜見殿下!!!”

    眾人異口同聲的拜見,劉獒并沒有驚慌,他和善的拱手,拜道:“諸君不必如此,就坐便可,諸君勞苦功高,小子不敢當!”

    士卒們依舊不敢坐下,還是關羽命令之后,他們方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劉獒坐在華雄與關羽的中間,聽聞皇長子前來,伙食官也是花了一番心思,親自端上來,劉獒看了,搖著頭,說道:“既為賓,當以主事之,愿與他人同。”

    伙食官也是無奈,再次端上來的時候,便是與諸多士卒們的沒有什么不同了,起碼,看起來是這樣的,華雄與關羽吃的也是與士卒們一樣,劉獒這才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吃著吃著,還不忘記夸贊那位伙食官,伙食官心里大喜,又端出一碗來。

    士卒們也漸漸不再拘束,食堂又恢復到了先前的模樣,正在吃著,忽有一人推開了門,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看到此人,關羽與華雄都是連忙起身,士卒們也是再次起身,此人也不管不顧,揮了揮手,說道:“坐便是,告訴你們多少次了,不必如此對我還有飯麼?”

    “董公,有!”

    “今天做的什么?”董卓說著,又伸出頭,看了看華雄的飯碗,說道:“肉粥啊?好,給我盛三碗!”

    他干脆的坐在了華雄的面前,士卒們紛紛坐下,董卓看著面前的兩位孩童,那兩人也呆呆的看著他,董卓看著他們,又看了看華雄和關羽,仔細端詳了片刻,方才看著關羽問道:“長生,這倆是你的孩子麼?”

    華雄臉色愈加不善。

    劉獒連忙起身,說道:“劉獒拜見董公!”

    諸葛亮隨后一同拜見。

    董卓聽聞,先是一愣,隨后才反應過來,不過,他并沒有起身回拜,他伸出大手,直接將兩人按回了自己的位置上,這才笑著說道:“原來是皇長子前來,好啊”,他看了看皇長子的面前,又抬起頭吼道:“王君,你這給皇子端的什么?怎么全是粥,肉呢?!”

    在董卓的咆哮下,劉獒面前的飯碗里,再次放滿了肉食,劉獒也不知該如何拒絕,看著面前的大碗,有些發呆,董卓親切的說道:“殿下千萬不要與我客氣,盡管吃,我這里,肉食足,看看,皇子都瘦成什么樣了這宮里伙食如此差麼?也不對啊,我看陛下吃的貌似就挺好”

    在董卓的逼迫下,劉獒強行吃了三大碗的肉粥,都有些走不動路了,心里對這個熱情的大將,是真的有了些恐懼,這也太熱情,吃完之后,關羽又領著士卒前往操練,華雄留在董卓身邊,目送關羽離開,這才連忙問道:“董公啊,有一事,你要幫我啊”

    “何事?”

    “咳咳,我今日出行的時候”華雄將滿寵帶走了自己駿馬的事情詳細的說了出來,沒有隱瞞,也沒有夸大,董卓越是聽,臉色便越是復雜,華雄說完,說道:“董公啊,這是我從長生那里借的馬啊,若是被那廝給剁了,只怕長生就要來剁了我!”

    “你得幫幫我啊”

    聽到華雄的請求,董卓無奈的嘆息著,打開了門,指了指外面,說道:“你看,我是如何來的?”

    “徒步???”

    “您馬呢??”

    “”

    “董公,您是多少錢?”

    “三千那廝說我身為執金吾,知法犯法,當以重罰”

    “嘿嘿”

    華雄忍不住笑了出來,抬起頭,卻看到董卓正在凝視著他,兩人久久無言。
星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