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武俠之神級捕快 > 第九百四十八章 下毒

第九百四十八章 下毒

類型:修真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紫衣居士
    暗算項央,有利有弊,如果成功,自然全部是利,如果失敗,那么弊處也絕對不小,甚至會影響魔門謀劃的大事也不一定。

    李嘯林其實更傾向于保守對待,不過不知為什么,一想到項央出身神捕門,他就有一種迫切的想要其消失的沖動,要么他離開,要么他死去,總之他不想見到對方。

    “好,那就說定了,項央既然是來向我討教切磋,應該料想不到我會在他的飲食中下手,這件事你做的隱秘一些。

    等血絕發作之后,我會趁機出手將他擊斃,隨后對外宣稱失手,應該能應付過去。”

    沈傲面上毫無愧疚羞慚之色,仿佛暗算他人已經是家常便飯,早已經勾動不了他心中的情緒。

    武林當中,講究的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正如雍州前紫衣總捕,論武功他未必勝的過對方,但現在對方死了,他不但活著,還活的很好,可見世間一切重要的是結果,而不是過程,人們關注的也只是結果。

    另一邊,項央在熏香襲人的廂房當中閉目盤坐,修養精神。

    從他到大江盟水寨,到雍州神捕門總捕,再到蒼云山上,一路馬不停蹄,晝夜不息,雖然因為修為高深沒有掛礙,但到底有些疲憊,狀態不佳。

    而一點點微弱的狀態差距,在頂尖高手的較量中,往往都會產生無可估量的差池,勝負一線,更可能決定生死。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的時間,項央正神游物外,外面響起噠噠噠的敲門聲,同時傳來一聲甜美如蜜糖一般的聲音,軟軟的,尖細中透著清爽。

    項央起身開門,門外站著的是一個十七八歲年紀的少女,大大的眼睛,小巧的嘴巴,肌膚欺霜勝雪,橘紅色的裙擺仿佛一團紅云將她裹在里面。

    這個少女不是項央見過的最美的美人,風韻氣質卻不輸給任何美女。

    “你就是項捕快吧?我是沈莊主的三弟子,特奉師命來接你到芳林苑赴宴的。”

    少女見到開門后的項央,鵝蛋臉有些發紅,蔓延到了耳根,輕輕撩了一下鬢角的發絲開口說道,不敢和項央對視。

    “那就請姑娘前面帶路了。”

    項央眉頭一皺,心里有些警惕,美女的確撩撥人心,不過在他眼中不過紅粉骷髏,過眼云煙,根本難以撼動心神。

    他思考的是沈傲與李嘯林此舉的用意,美女引路也許有心,也許無意,那么設宴款待又是為何?

    一般而言,上門切磋挑戰的,大多是雙方不對盤,直接開打就好,很少有什么和氣和善的舉動,沒聽說過上門打臉還要招呼吃飯的。

    “要小心,這里不比大江盟,沈傲更不是水無痕,不能遭了他們的暗算。”

    項央清楚記得,前雍州總捕是怎么沒的,他可不想自己稀里糊涂的也被人拿下,而且那么多大風大浪都躲過去了,在小小陰溝里翻船,那也未免太冤枉了些。

    蒼云山莊不是名門正派,而是魔門隱藏的勢力,魔門中人的尿性他也算是知道一二,小心防范就是。

    長長的廊道中,只有兩個人得勁腳步聲回響。

    項央跟在少女身后,仔細的思量沈傲與李嘯林的事情,目光便無意直視身前少女曼妙的身姿,久久未曾移動。

    少女也是武道有成之輩,雖未修成先天,但也差之不遠,精神敏銳,感受后背宛如針刺一般的目光,扭捏的放緩腳步,等著項央并肩而行,這才松了口氣。

    等轉頭看到項央一副陷入沉思的模樣,并非有意輕薄,不知為何又有些失落。

    這少女是雍州本地人,家學淵源,后來經過長輩引薦,拜師蒼云山莊的沈震軒門下,武功得到名師指點,開始突飛猛進,以這個年紀修成接近先天的武道,也算是不錯。

    她生平最佩服的人,并非是自己的師傅沈震軒,而是名動雍州,大了他幾歲的項央,因為從年代感來說,項央成名之時,也正是少女心思最敏感,最喜歡浪漫幻想的時候。

    早年項央在清江府神捕門的老上司,銀章捕頭曲靖飛有一個女兒,名叫曲師蓉,最喜歡并崇拜龍王水無痕,更說出非龍王不嫁的豪言。

    這少女也是一樣的心情,只不過是將對象變作項央罷了。

    今天得知自己最崇拜,最喜歡的人來到蒼云山莊,少女心中便泛起了漣漪,久久未能平復,特意央求師傅來見項央,得到了兩人相處的機會。

    可是在見到項央之后,她心中的千言萬語,太多的憧憬與向往,竟是一句也說不出,只是看著項央冷峻剛毅的面孔,心中充斥著一種滿足。

    “如果能就這樣一輩子看著項大哥,那該會是很幸福吧!”

    只是想到這里,少女心中又有一種莫名的失落,她知道項央這次是來挑戰自己師傅的,不管此戰結果如何,恐怕蒼云山莊和項央都會對立起來,他們之間的近距離接觸,恐怕也只有這么一次了吧。

    少女心思百變,項央不知,只覺得她頗為古怪,反而更加警惕。

    另一邊,芳林苑中,偌大的露天空間內,一個拉長的方桌上擺滿了珍饈佳肴,不算湯品甜點,就有四十樣,準備的可謂用心用力。

    將下人全部屏退,李嘯林走到方桌邊,舉起一個造型精美,材質珍貴的酒壺,輕輕晃蕩一番,發出咣當的水流碰撞之聲。

    左手托著酒壺的底端,另一只手按住酒壺把手上,微微按住把手上的一個肉眼看不清的小凹槽,試驗一番,自覺無誤。

    隨即從袖口劃出一個拇指大小的青色瓷瓶,取出一枚半個指甲大小的藥丸,放入酒壺當中,輕輕晃蕩一下,血絕很快便溶解,無色無味,難以分辨。

    這酒壺乃是能工巧匠鑄造而成,內中布置精密,分為上下兩個隔絕的部分。

    也就是同一個酒壺,有兩個杯口,兩個壺肚,通過按使機關,可以從一個酒壺當中倒出截然不同的兩種酒水,一種有毒,一種沒毒,而外界根本看不出來。

    這種下毒方式很是實用,因為用同一個酒壺倒出的酒水,很少有人懷疑,總不能連自己也下毒吧?所以能大幅度的降低旁人的警惕性。

    “項央,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好好享受你人生的最后一餐吧。”

    李嘯林放下酒壺,眼中閃一絲凌厲的殺機,既然要做,就要做的漂亮,絕不給對手反擊的機會。
星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