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北宋大丈夫 > 第745章 嘉祐八年的收入

第745章 嘉祐八年的收入

類型:穿越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迪巴拉爵士
    海面上的鮮血漸漸淡去,船隊開始清點收獲。

    秦臻和常建仁在說著此戰的影響,直至有人報上了收獲。

    “戰船三十五艘,船上裝滿了糧食和清水,還有不少肉……”

    “哈哈哈哈!”

    不少人聽到這里都大笑了起來。

    出海那么久了,船上的清水不斷減少,大家只能定額使用,很是不爽。

    還有蔬菜早就吃完了,肉也只剩下了咸肉,硬邦邦的,咸的讓人想吐。

    “要洗澡,要吃肉。”

    “某要一口氣喝一桶水,哈哈哈哈!”

    軍士們歡呼著,秦臻說道:“待詔說菜蔬能補充許多東西,讓人在海上不生病,咱們現在就只剩下了豆子和茶葉,這些東西來的正好啊!”

    常建仁說道:“也不知道待詔從哪知道的這些,某問過那些老出海的船工,他們說那種病會死人的,不過咱們這邊卻少,仔細一問,他們出海都會帶著豆子,磨豆腐,或是發豆芽。還有茶葉,閑著沒事泡杯茶。”

    “如此……咱們以后才能遠航。”

    秦臻看著遠方,說道:“某有生之年,一定要去看看海外有什么。那些傳聞中的地方是什么樣……”

    常建仁淡淡的道:“都是大宋的地方!”

    “軍主,我等告辭。”

    登州水軍的兩艘戰船此戰打了個醬油,但卻也有十多顆人頭的斬獲,所以指揮使笑的眼睛都看不到了。

    隨后他們返航,在第二天回到了登州。

    登州是大宋水軍的第一基地,這里也是防御遼軍從海路進攻的第一道防線。

    “全殲了遼人?”

    登州水軍的將領目瞪口呆。

    “虎翼水軍不是才成軍嗎?怎么能這般厲害?”

    指揮使說道:“軍主,那虎翼水軍用了一種很厲害的東西,會爆炸。他們把那些東西裝在陶罐里扔過去,好家伙,炸死了無數遼軍。隨后他們順勢跳幫……”

    “會爆炸?”

    “對,會爆炸。”

    “特么的!為何不給我登州水軍配備?不行,老子要上書朝中!”

    “軍主,說是沈安弄出來的東西。”

    “沈安?”

    大家一陣沉默,有人說道:“軍主,那沈安看重秦臻,如今汴梁水軍全是新船,而且武器精良。”

    “可他們卻有個文官的都虞侯,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眾人想起虎翼水軍里的常建仁,不禁都笑了起來。

    只有那個來稟告的指揮使沒笑,他尷尬的道:“軍主,那個常建仁……很厲害啊!”

    “很厲害?”

    將領一臉懵逼的道:“他不就是個畫畫的嗎?難道他還能用畫筆殺敵?”

    他看看左右,麾下的將領都大笑了起來。

    就在這些戲謔的笑聲中,指揮使說道:“面對強大的遼軍,他和那些跳幫的悍卒站在一起,不,他站在了最前方。在跳幫戰中,他第一個跳過去,然后斬殺了最強悍的遼人……他帶著麾下橫掃甲板,無人能敵……”

    將領看著他那神圣的模樣,就笑道:“某還以為你說的是某呢……呃……”

    指揮使的神色很莊重,“軍主,下官說的就是那位畫畫的都虞侯,這一切下官都是親眼目睹,絕無虛言。”

    一陣寂靜,眾人面面相覷。

    “你沒看錯?”

    將領聲色俱厲的喝問道。他覺得自己的麾下怕是中邪了。

    指揮使堅定的道:“他渾身排骨,瘦骨嶙峋,下官就算是眼瞎了也不會認錯。”

    “哦……臥槽!”

    “竟然是這樣?”

    誰都沒想到常建仁會這么彪悍和奔放,大家本是想看秦臻的笑話,看看他怎么和這位副手相處,可沒想到的是,這位常建仁卻給了大家一個意外……

    意外的驚喜!

    ……

    初冬的汴梁冷颼颼的,朝堂之上卻很火熱。

    “快年終了,三司那邊如何?”

    趙曙很緊張。

    這是他登基后的第一年,雖然還在用著嘉祐的年號,但下半年卻實實在在的屬于他。

    屬于他的大宋今年怎么樣?

    財政收入決定了明年的日子,趙曙希望能寬松些,他真的不想再過扣扣索索的日子了。

    韓琦也是如此,作為首相,在處置朝政時他總是受到錢財不夠的掣肘,痛苦不堪,束手束腳。

    富弼更是深有體會,作為樞密使,軍中那巨大的消耗讓他每天最想干的就是找根繩子把自己吊死。

    所以錢啊!

    滿朝君臣在此刻都是財迷,恨不能扒開包拯的腦袋看看里面的數據。

    包拯站了出來,淡淡的道:“今年……陛下,今年的日子不好過,先帝駕崩,陵寢的修建消耗了許多錢財,臣和三司的同僚們傾盡全力,也只能勉強維持……”

    趙曙點頭,這是個悲劇的事兒,他沒辦法阻攔。

    每一位帝王的駕崩,不但帶來悲傷,更會帶來無數的煩惱。而其中最讓當權者煩惱的就是陵寢的修建。

    這年月可沒有什么挖掘機,什么炸藥也沒有,幾乎就是靠人力來修建龐大的陵寢,要耗費的錢糧數量驚人。

    宮中的小金庫幾乎被倒騰空了,趙曙每每看著空蕩蕩的庫房就欲哭無淚,覺得自己大抵是史上最窮的皇帝。

    而重臣們都在祈禱著,祈禱他能活長些。

    要是趙曙緊跟著駕崩了,為了修建他的陵寢,估摸著大宋會財政崩潰。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但對于活人來說,生死之間更多的是錢財的煩惱。

    “今年的歲入不錯,特別是汴梁周邊,托糧食豐收的福,百姓們敢花錢了,商人們敢大量進貨了,各處賦稅都有了明顯的提升……”

    這是農業帶動商業,在此時就是最佳經濟模式。

    “其次就是市舶司,目前是冬季,后續商船數量很少,所以臣就大致算了算。”包拯看了王安石一眼。

    今日的朝會來的人不少,王安石也在,在被包拯看了一眼后,他心中微微一動。

    市舶司,上次王雱就跟著陳昂去了南方清理市舶司,功勞不小。

    “今年市舶司的收入會在一百二十萬貫以上!”

    “那么多?”

    趙曙驚訝了。

    韓琦失態的道:“不是說一百萬貫嗎?竟然還多了二十萬貫。”

    別看大宋的歲入多,可再想增加卻很艱難。而市舶司以前的歲入大概在六七十萬貫,這一下就翻倍了。

    意外之喜啊!

    多出了這六十萬貫,能解決許多事情。

    趙曙贊道:“上次是誰?”

    “陛下,是陳昂和王雱。”韓琦的記憶力值得驕傲,“不過卻是沈安的提議,若是沒有沈安的提議,市舶司還在那些蛀蟲的控制之下。”

    王安石進京就展現了新一代改革家(愣頭青)的風采,這種性子的人自然引發了老臣們的警惕,特別是經歷過慶歷新政的韓琦等人,更是覺得要小心此人。

    大宋不能再來一次狂風暴雨般的新政了,否則這艘大船會翻。

    于是王雱的名字剛閃耀了一下,就被沈安的名字給掩蓋了。

    趙曙點頭道:“當初沈安許諾,說是市舶司要達到百萬貫的歲入,當時不少人都以為這人是大話,說謊成性?還有什么信口胡言……”

    “是。”曾公亮想起了當初沈安的堅定,不禁有些慚愧,“陛下,年輕人雖然不穩重,可那股子沖勁卻很難得。朝中需要穩重,但也少不得沖勁……”

    這話很是漂亮,但韓琦卻忍不住盯了他一眼。

    你曾公亮這是想取代某的首相職位嗎?

    狼子野心啊!

    這一刻韓琦想動手收拾人。

    趙曙看著這些變化很是平靜,他說道:“三司就是大宋的管家,自從包卿去了三司之后,大宋的財政就平穩了許多,可見包卿的本事。朕雖然登基時日不長,可這些時日也感受到了包卿的嚴謹……”

    正在暗斗的韓琦和曾公亮相對一視,兩人都覺得菊花一涼。

    歐陽修更是覺得自己的屁股后面好像吹來了一陣冷風,冷颼颼的,難受至極。

    官家這是要重用包拯嗎?

    若是重用,此刻的包拯是三司使。三司使號稱計相,可終究不是宰相。

    那么……站在他前方的韓琦三人就危險了。

    包拯恍如未覺,“陛下,明年大宋的財政會好許多,第一是金肥丹已經散播了出去,各處會增收。農戶增收就多了錢糧,他們會去買東西,商人就會跟著買更多的東西……這是一個好的變化,各地的賦稅在明年會有一個提升……”

    趙曙含笑道:“百姓的日子好過了,賦稅也增加了,這便是君臣百姓的好日子啊!”

    若是沈安在,會說這就是雙贏。

    把蛋糕做大,然后各方的好處都會增加,這才是理財之道。

    包拯繼續說道:“明年的增收主要是看農戶,其次便是市舶司。”

    “市舶司還能增收?”

    趙曙覺得短期內怕是不成了。

    包拯很自信的道:“能。沈安私下告訴臣,說他那邊有一整套市舶司增收的計劃,只等著按部就班的實施。”

    “好!”

    趙曙歡喜的道:“若是如此,諸卿,大宋再整頓軍備,盛世就不遠了。”

    韓琦等人也在憧憬著。

    “從讀書時臣就在想盛世是什么樣的。”韓琦當年的日子也不好過,所以說來很是唏噓,“后來在史書里看到了漢唐盛世,其中一條就是百姓溫飽,再次就是對外百戰百勝……”

    如今的大宋百姓還不敢說溫飽,但隨著金肥丹的普及,這一天不遠了。

    至于對外作戰,這幾年大宋好像也沒輸過。

    這一刻君臣都想起了一個人。

    沈安!

    帶來溫飽的金肥丹是他弄出來的。

    神威弩和火藥這等兵家利器也是他弄出來的。

    百姓溫飽,對外取勝……都有他的身影。

    趙曙點頭道:“朕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諸卿勉力。”

    他有些動感情,韓琦等人同樣如此,齊齊躬身道:“臣等鞠躬盡瘁,死而后己。”

    ……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
星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