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我真的長生不老 > 第353章 第一更

第353章 第一更

類型:都市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初戀璀璨如夏花
    隨著近年來以故宮博物院網店為代表的文創產業興盛,一系列的文化宣傳和科普,歷史博物類節目的播出,傳統文化在現代商業產品上的吸金能力越發強勁了。

    這是一件好事,西方文化的吸金能力毋庸置疑,就算排除西方世界在文化上的話語權和影響力,客觀地看待其文化魅力,也有可取之處……但是不能厚此薄彼,忘卻了了本國傳統文化的優雅動人。

    現在許多產品在做營銷的時候,都不忘記扯上點傳統元素,一些打上傳統文化符號的服裝,首飾,日用品甚至汽車等等,屢見不鮮。

    現在去故宮修文物,招聘要求都是碩士學歷為起點了……倒不是非得碩士才能干,只是報名的人太多了,不得不提高篩選標準。

    李洪芳這個行業,其實很多時候也和文物修復相關。

    一般的小賊只負責把東西挖出來,清洗和修復往往不擅長,經驗豐富點的就是李洪芳這樣的了。

    李洪芳對宋代文化頗有了解,因為她傳承的是李道仁的衣缽,李道仁的《器行記》里記載的便多是宋時風物,研讀《器行記》的時候,李洪芳也學到了許多宋代文化知識。

    她很清楚,無論是這里的第一版《清明上河圖·清明》,還是故宮博物院里珍藏的《清明上河圖·四季》,其實都是絹畫。

    盡管我國造紙歷史悠久,但因為生產力的原因,用大幅的紙張作畫還是很奢侈的事情,一直到元代,畫家們才比較廣泛地用紙作畫。

    至于大名鼎鼎的宣紙,是明代中后期才開始大量使用。

    宋代最受推崇的紙,是澄心堂紙,例如李公麟的《五馬圖》就是用的這種紙。

    不過作為國寶的《千里江山圖》和《清明上河圖·四季》用的是畫絹。

    《清明上河圖·四季》這一版的收藏史輾轉多人,頗為滄桑,保存它就是一門精細的學問,需要的是文物修復和保存業內最頂尖的人才來處理。

    可是在藏寶地找到的第一版《清明上河圖·清明》就不一樣了,它一直就收藏在一個匣子里。

    李洪芳在藏寶地打開那個平平無奇的匣子時,發現里邊居然就是她要找的東西,當時懊惱不已,因為很多重見天日的古物都會在接觸外界空氣時迅速氧化,損壞。

    可是這一幅沒有,李洪芳仔細研究,匣子里原本有著一些特殊的液體浸泡著這幅畫,只是年歲太久,那些液體已經完全蒸發,并且浸染到了畫絹中,讓整幅畫依然保留著最初的狀態。

    帶著這幅畫東躲西藏,在這里租下房子以后,李洪芳受到了同租女生的啟發,把這幅畫卷了起來,做成了裙擺的樣子,加上一些其他花色類似的布料,在那個女生的幫助下,做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那個女生甚至拿這件作品當成了自己的畢業設計,大獲好評,現在每天就大大方方地擺放在出租屋里,還時不時有那個女生的朋友來參觀。

    沒有人知道這條裙子的真正價值。

    李洪芳把裙子最外層的薄紗取了下來,把裙擺拆開,便是一副完完整整的《清明上河圖》。

    劉長安仔細看了看,盡管略有褶皺,但是依然可以說保存的相當完美,李洪芳在她那種疑神疑鬼的心理狀態下,還能做出這樣的藏匿方案,可以說相當機智了。

    誰能想到一個普通服裝設計專業女生的畢業設計,用的布料來自《清明上河圖》?

    “你拿走吧。”李洪芳把這幅畫拆了下來以后,卷起來,遞給了劉長安。

    “我不是說你自己處理嗎?”劉長安沒接,他看著這幅畫,想起了很多很多事情,但是對于這幅畫本身,他并沒有想要占為己有的念頭,否則他早就自己去拿了。

    “這就是我的處理方式。”李洪芳堅持著說道。

    “為什么?”劉長安看著李洪芳的眼睛。

    “我不是那種舍本逐末的人,自己的命還是更重要……這幅畫拿到手以后,我每天寢食難安……這幅畫的價值太高了,我以前出貨的渠道都靠不住。”李洪芳勉強笑了笑,“我也很肉痛,但是小命要緊。”

    “說的也是,像你這樣勢單力薄的小女賊,拿著這個東西,就和小兒持金過鬧市沒有什么區別。”劉長安認可她的理智,“所以當初我建議,你可以捐給相關機構。”

    “我也不敢……怕被追問來歷。另外就是,誰都知道《清明上河圖》在故宮博物院。我說這是第一版的,專門畫的京城清明盛景的《清明上河圖·四季》,誰信啊?”李洪芳在拿到之后,興奮過后,冷靜地想了許多問題。

    做她這一行,要是腦子不冷靜,容易沖動和被興奮支配,早就死翹翹了。

    “歷史上沒有記錄,也沒有文獻證明。要確定它的價值,必須是全行業的權威機構認定,或者在文玩行業財雄勢大的專業組織,經過一系列周密的準備和策略鋪墊,才能讓它慢慢浮出水面。”劉長安很清楚,這一幅畫是無價之寶,它在將來甚至可能超越故宮博物院那一版,但并不是現在……劉長安和李洪芳都能認識到它的價值,這種價值無法在現實階段充分兌現。

    “我要通過渠道把它賣出去,價格不會太高,但是要讓它回歸到它應有的歷史地位,我又沒有這個能力。”李洪芳又把畫遞了過來,“我雖然是李道仁的后人,但你也是九州風雷劍客的后人,同樣是有緣人,而且比我更有能力保存這幅畫。”

    “好。”劉長安同意了,接過來拿在了手里。

    “我也沒吃虧,因為藏寶地里也不止是這幅畫,其他東西就好出手多了,我已經出手了一些東西……你如果需要用錢的話,也可以找我。”李洪芳坦誠地說道……當然也有些客氣話的意思,她知道劉長安這種人怎么可能找她要錢?

    她沒有必要隱瞞什么,地方都是他說的,而且她的小命還需要他來拯救,如果讓他知道她藏著掖著不肯說實話,在救她的時候也不肯全力以赴呢?

    就和很多人喜歡動手術之前給醫生塞紅包一樣,醫生不收他還不放心。
星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