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其他類型 > 詭秘之主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陵寢深處的呼喊

第一百八十二章 陵寢深處的呼喊

類型:其他類型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看到“地獄上將”路德維爾的反應,克萊恩就和“黑色郁金香號”上那部分活著的船員一樣,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原本預想的場景共有兩個:

    一是路德維爾請了靈教團的半神幫忙,埋伏格爾曼.斯帕羅和他背后的強者,這并非沒有可能,“死神”途徑的序列7叫做“通靈者”,同樣有能力預知危險的來臨。

    二是這位“地獄上將”并無準備,強行反抗,被阿茲克先生輕松解決。

    克萊恩心底的計劃是,若為第一種情況,就阿茲克先生應對半神,自己狩獵“地獄上將”,拿到第二個秘偶,如果是第二種,則懇請阿茲克先生旁觀,自己操縱秘偶,與路德維爾單挑,這個過程中,他會利用“蠕動的饑餓”,躲于各個陰影里,盡量藏在幕后,以更快地消化掉“秘偶大師”魔藥。

    誰知道,“地獄上將”什么反抗都沒做,直接就匍匐于地,親吻甲板,如果阿茲克最忠誠最謙卑的仆人。

    這還怎么打得起來……克萊恩略顯呆愣地望著前方,不知道該不該開口說點什么。

    而整條船上,也是一片安靜。

    阿茲克抬手按了下頭頂的絲綢禮帽,不快不慢地走向了跪伏于地的路德維爾。

    一步,兩步,三步,他停在了“地獄上將”路德維爾的身前,嗓音低沉地開口道:

    “靈教團人造死神計劃進行到了哪一步?”

    路德維爾的額頭死死貼著地面,嘶啞著回答道:

    “人造死神已能主動地影響晉升失敗的高序列者,但還無法回應祈求和儀式……”

    描述完后,他略微抬起上半身,將右手戴著的那枚方型黑沉戒指取了下來,雙手捧著,遞向了前方。

    無聲無息間,那枚戒指仿佛被數不清的靈體托著,自行飛了起來,落入阿茲克的掌心。

    阿茲克端詳了幾秒,將這枚戒指捻起,戴至左手食指。

    霍然間,一種恐怖幽深難以名狀高高在上的感覺從他身上擴散而出,那些或裸著身體或穿著破爛皮甲的活尸、骷髏們紛紛單膝下跪,埋低了腦袋,似乎只敢直視他的皮靴,飛舞的怨魂、陰影們同樣落至地面,緊緊貼于甲板,再沒有一個漂浮于半空。

    船上其余海盜一個接一個撲通倒地,將臉部埋至甲板之上,不敢有絲毫抬起。

    克萊恩立在另外一端,望著阿茲克先生的背影和憑空開闊的場景,張了張嘴巴,卻什么都沒有說出。

    阿茲克又前行兩步,來到“地獄上將”的側方,然后轉過身體,面朝克萊恩,對路德維爾道:

    “你做他一年的秘偶,到了時限,可以回歸靈界。”

    這番話,阿茲克說的平平淡淡,似乎并不牽涉“地獄上將”的生死與未來,或者,這于他而言,只是一件小事,無需在意被命令者的心情和想法。

    路德維爾的身體劇烈顫抖了起來,似憤怒,似不甘,可最終還是沒有抬頭,依舊將額頭緊貼于甲板道:

    “是,偉大的死亡執政官。”

    他話音剛落,蒼白與陰綠彼此渲染的神秘符號一個又一個凸顯出來,交織在一起,形成了虛幻的青銅大門。

    這青銅大門飛快縮小,落至“地獄上將”的額頭鉆了進去。

    克萊恩有點錯愕又有些迷茫地看著,直到阿茲克先生對他點了下頭,指了指“地獄上將”,才木然往前,進入10米范圍,操縱起路德維爾的靈體之線。

    那位海盜將軍好幾次想彈起身體,揮動手臂,但都沒有付諸實際,很快,他思緒變得滯澀,下意識有所掙扎。

    過了一陣,戴著銀白面具的“地獄上將”路德維爾翻身站起,低著腦袋,退至克萊恩側方,與“贏家”恩佐一左一右。

    阿茲克靜靜看著,到了最后才語速緩慢地說道:

    “‘死神’途徑中,高位者對下位者有很強的壓制能力。”

    ……能推斷出來,之前我丟出您那枚銅哨時,身為序列5的“地獄上將”都完全掌控不住屬于自身的不死生物了……克萊恩輕輕點頭,示意自己記住了這件事情。

    緊接著,一個腐爛了好幾處的活尸爬了起來,捧著一枚蔚藍的袖釘走至克萊恩面前。

    這就是他丟失的魚人袖釘!

    雖然它對現在的我來說,已經沒什么用處,但終究還是回來了……克萊恩莫名唏噓之中,伸手拿回了那件屬于自己的物品。

    然后,他看見阿茲克先生往回走來,探手抓住了自己的肩膀。

    他連忙伸出雙手,分別抓住了恩佐和路德維爾兩個秘偶的肩膀。

    所有的色彩隨之變得濃郁,鮮明卻重疊,已進入靈界的克萊恩本能問道:

    “阿茲克先生,現在去哪里?”

    “狂暴海。”阿茲克平靜回答道。

    他頓了頓,又補了一句:

    “把那枚銅哨給我。”

    “……好的。”克萊恩讓秘偶恩佐拿出了鐵制卷煙盒,取出了里面的古樸銅哨。

    阿茲克一邊伸手接過,一邊低沉說道: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枚死神遺留的戒指加上銅哨,和我,應該就能在狂暴海找到當初死神隕落的地方了。”

    克萊恩下意識就開口道:

    “我的夢境告訴我,那里很危險。

    “也許我們該先去找靈教團執著于人造死神計劃的那些成員,從他們那里拿到更加詳細的情報后,再做決定。”

    阿茲克沉默了幾秒道:

    “那里有聲音在呼喚我。”

    克萊恩側過腦袋,看向阿茲克先生,只見這位五官柔和膚色古銅眼眸滄桑的男子,輪廓線條緊緊繃著,嘴角沒有一點額外的弧度。

    一個個色塊飛快掠過,阿茲克帶著克萊恩迅速進入了漆黑風暴席卷幽暗閃電劃過的狂暴海區域。

    就在這個時候,那黑沉陰冷的方型戒指和精致古樸的黃銅色哨子同時閃爍起微光,照亮了阿茲克的臉龐。

    這位第四紀存活下來的“死亡執政官”閉上眼睛,靜靜傾聽起不知來自何處的呼喊,然后右手猛地一握。

    附近靈界所有的景象隨之往內坍縮,化成了一個看不到邊際緩緩轉動的黑暗漩渦。

    這漩渦霍然膨脹,將阿茲克、克萊恩和兩個秘偶吞了進去。

    克萊恩感受到了突然而強烈的眩暈,險些當場嘔吐。

    過了不知多久,他才緩了過來,發現自己已置身于黑暗陰冷的陵寢內,四周是一具具敞開的棺材,棺材躺著一個個背生白色羽毛的腐爛死者。

    雖然提醒了阿茲克先生,但還是來到了這里……克萊恩怔了一秒,心中陡然涌現出難以遏制的無奈感。

    他側頭看向旁邊,只見阿茲克正立在附近,凝望著層層階梯通向的陵寢深處。

    那里有濃郁的黑氣彌漫,霧霾一般緩緩流淌。

    “那里藏著的很可能就是人造的死神……”克萊恩忍不住又提醒了一句。

    阿茲克臉部的線條不再那么緊繃,嘴角微微翹起道:

    “之前的沉眠讓我回想起了更多的事情,我看見了坐在頭骨王座上的自己,看見了倒斃在王座前方的非凡者和普通人們,他們沒有做錯什么,就那樣突然死去,接著一個又一個爬起,變成了蒼白的不死生物,向我效忠的不死生物。

    “而我就那樣冷酷地注視著,沒有一點情緒的波動,任由這樣的災難蔓延向鄉村,蔓延向城市。

    “這讓我覺得不像自己,可是,我又很清楚,這或許才是真正的自己。”

    第四紀拜朗帝國那位“死亡執政官”嗎……克萊恩嘴巴翕動,又緊緊抿住。

    阿茲克抬手揉了揉額角,語氣平靜沒有起伏地繼續說道:

    “我感覺自己正在往這個方向回歸。”

    PS:先更后改,明天就恢復正常了,主要是昨天早上六點半就起床出門,晚上實在寫不動存稿,很早就睡覺了
星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