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網游小說 > 天行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大難臨頭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大難臨頭

類型:網游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失落葉
    “一群好戰狂魔……”

    我咧咧嘴,道:“你們別忘了我們今天的任務是什么,是刷積分啊,咱們正在版本活動中的時候跑去跟俄服的人PK,結果美服、歐服拼命刷積分把我們都刷下去,最后吃虧的人是誰,當然是我們自己啦,趕緊刷分,俄服的人想分一杯羹就讓他們分吧,小心戒備就是了,地圖就這么大一點點,那么多服務器一起做任務,肯定會有磕磕碰碰的,我過去看看,你們都回去指揮位置。”

    “哦!”

    一群人齊齊點頭。

    臨界策動雪麒麟上前,與我并肩而立,笑道:“他們都回去,我陪你走一趟吧,我擔心就你一個人過去的話,凡人之血的人品也就那個樣子,萬一捶你怎么辦?”

    “行。”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隨即帶著臨界沖向了俄服的陣地。

    ……

    “中國戰區的人來了!”

    “是今夕何夕!”

    我們還沒到,就受到了俄服一群人的注目禮,甚至他們主動讓出了一個大大的空地,而就在陣地最前方,一名騎乘高頭大馬、一身戎甲的人提劍轉身而來,正是凡人之血,他的目光中帶著少許的戒備,道:“今夕何夕、臨界,你們過來做什么?”

    “不做什么。”

    我伸手指了指地面,說:“我想過來說一句,這里原本是中國服務器的戰場,你們現在已經算是站在我們的地盤上了。”

    “我知道。”

    凡人之血皺了皺眉,道:“對不起,我們之前在中部刷的時候,被英服、美服的人夾著,根本就沒有多少刷怪的空間,所以只能轉戰南境了,大家都是為了打敗深淵,我也只是想帶著兄弟們多刷一點積分,還請……今夕何夕,你能高抬貴手……”

    這一次,凡人之血說話不是一般的客氣,可能真的是畏懼于中國戰區的實力了,畢竟他一共帶來的人也不超過百萬,而北辰僅僅一個公會就有超過30W人出戰了,而且全部都是精銳,說句難聽的,給北辰搭配一個緋月騎士團、或者是唐門、英雄殿中的一個,就能對抗凡人之血帶來的俄服精銳了,他們能不能在這里安穩刷分,全在我的一念之差。

    “可以。”

    我點點頭,說:“俄服的人想在這里刷分我當然沒有資格過問,不過,你們不要過線了,一旦跟中國戰區的人因為爭奪戰場而發生戰斗的話,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你……今夕何夕你未免也……”

    一名星痕公會的軍團長玩家一臉憤怒,手握利劍,策馬上前就要說話。

    “站住!”

    凡人之血抬起長劍擋在了他的面前,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這里有你說話的地方嗎?退下去!”

    曾幾何時,凡人之血這位俄服的霸主居然已經學會能屈能伸了,轉身沖我和臨界微微一笑,道:“手底下的人不懂事,說話有所冒犯還請不要介意。”

    說著,他抬頭看向遠方中國戰區陣地上的火光,一縷縷火漿迸射在空中,目光中透著訝然,道:“那是……什么兵器?”

    “一種秘密兵器罷了。”

    我微微一笑,說:“既然如此,那就祝你們多刷一點積分了,我們走了,希望兩邊和睦相處,不要有什么摩擦。”

    “好的,一定會的!”

    凡人之血笑道:“我們只截殺那些滲透入南方叢林的怪物就行了,主戰場還是交給你們這些玩家人數較多的服務器吧。”

    “嗯,好。”

    我轉身道:“臨界,我們走吧,回去繼續刷積分。”

    “嗯啊。”

    于是,在無數技能光芒的照耀下,我和臨界從人群中穿過,返回北辰陣地,而就在回去的途中,臨界秀眉輕蹙,道:“凡人之血現在的姿態……讓我有些擔憂,按理說,這個俄服狂人的性子可不是這樣的,現在居然懂得斡旋,這可不是他的作風。”

    “哼哼,是的……”我抬頭看著遠方戰場上的火光。

    她微微一笑,繼續說:“多半是上次國戰的折戟沉沙,被國服逐殺,被美服圍攻,甚至連主城凱蘭城都丟了一次,被逼得躲在了邊緣的冰靈城里,這個奇恥大辱讓凡人之血把性子給收了一下,現在已經開始學會隱忍了。”

    “這種人才是最可怕的。”我頷首道:“他一邊學著收斂自己的性子,一邊學著隱忍與韜晦,但說到底,他心底還是對當初擊敗他的人充滿了仇恨,所以我們與凡人之血之間,以后必然還會有戰斗,這是無法避免的人,這種人要防著一點。”

    “知道啦。”

    她淺笑道:“不過,你注意到沒有,凡人之血看著火漿炮的眼神……簡直就像是那些臭男人在夜總會看到了超級美女的眼神一樣。”

    我深吸了口氣,上次,雖然跟御詩去他的老巢了,但是喝多了,還真沒有仔細觀察那個詩詩是什么樣子的,于是說道:“這個問題觸及我的知識盲區了,畢竟我不知道夜總會的超級美女是什么樣子啊!”

    “哈哈哈哈哈,你這些話可以去忽悠希然和唐韻,但你跟我裝個大菠蘿啊!”她笑得花枝亂顫,道:“哼,跟林澈這種人混在一起,你能沒去過這種地方嗎?再說了,就算是沒去過,以后我帶你去見識一下好了,真的……”

    我一愣:“你經常去嗎?”

    “哼……”

    她嘴角一揚,道:“談生意的時候,不是大部分都是在這種地方嗎?有時候為了應酬,我是不得不去的,當然,我是帶著助理一起去的。”

    “哇哦,你居然有助理,我的職場混到巔峰的時候也不過是別人的助理……”

    “呸呸呸,臭不要臉!”

    “哈哈哈哈~回去刷積分了,你連前20都沒進去,弱雞!”

    “……”

    ……

    重返陣地,再次跟大家一起殺深淵騎士和深淵巨獸,一邊期待著深淵鬼車的歸來,如果接下來深淵母蟲再也不召喚深淵鬼車的話,那么我們就無法刷出更多的深淵套裝部件了,也就是說,臨界湊齊一套深淵裝備的計劃就要落空了,那樣的話,錢就白花了。

    不久之后,“滴”的一聲,一個語音通話請求,來自于美服的Frzen,當我接通之后,她熱情洋溢的聲音就回蕩在了耳邊:“嗨,大宸子!”

    我一臉震驚:“MD,誰教你的?一定是希然!”

    “哈哈哈哈~”

    她一陣狂笑,道:“果然,希然說你的這個稱呼最親昵,也最具有殺傷力,確實是這樣呢!”

    “說吧,什么事啊,小冰!”

    “小冰?”

    她警覺的皺起了眉頭:“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中國的一種軟件里,有一個A人,叫QQ小冰,你肯定是想玩這個梗,我才不上當!”

    我哈哈大笑:“你知道啊,可真是讓人失望!那就叫你腐肉根吧!”

    她一臉無語,說:“我來找你,主要是想問你俄服的事情,凡人之血是不是已經帶人去地圖南方了?”

    “是的,你怎么知道的。”

    “被我們擠走的,我當然知道。”

    “我就知道,俄服、美服之間一見面,必定是要打架的。”

    她說:“你知道嗎?如果最后的積分資源爭奪達到一定的烈度,我們之間肯定就要開戰了,破碎世界、暴風之眼、鞭策者這些人都要求我把戰場向南推移,跟你們之間制造摩擦,擠壓中國戰區的發育空間,這樣對我們會大大有利。”

    我一揚眉:“他們真覺得中國戰區的人都是泥捏的啊,想擠壓就擠壓,讓他們來好了,我一個個都給他們揍回去,讓他們知道馬王爺有幾只眼。”

    她撲哧一笑:“盡量能避戰的時候先避戰吧,你也看到了,我們美服最強的NP火鳳凰弗雷妮幾乎一個回合就被赦免者擊敗了,赦免者汲取了整個深淵世界的力量,已經變得太強太強了,就算是龍語者出戰恐怕也沒有必勝的把握,這個時候能聯合就聯合吧。”

    “嗯,知道。”

    “那就這樣,加油吧。”

    “加油!”

    ……

    剛剛關掉通訊器,正前方,忽然傳來了一聲深淵母蟲的怒吼聲,只見無數花瓣狀的規則力量從天而降,籠罩著大半個冰火天原,而就在深淵母蟲的頭頂上方,赦免者的神情也變得越發的猙獰起來,手握雙劍,笑道:“這場讓人煩躁的戰斗到此為止吧,就是現在,該結束就讓他結束吧,冰火母神,你的生命根本沒有意義,既然是要死,那就讓你死的更有價值一點吧!”

    這時,他身下的深淵母蟲忽地對著空中一聲怒吼,震撼著整個天地之間,幾秒鐘后,深淵母蟲的身軀開始拉長,宛若一只巨大的鰲蟲一樣盤踞在冰火天原之上,充滿鰲刺的尾巴輕輕搖擺,緊接著開始拉長,尾部猛然刺入了泥土之中,緊接著飛速鉆入更深處。

    “這……這是要干什么?!”唐韻一臉震驚。

    “不知道呀……”我也跟著一臉茫然。

    這時,大地卻猛烈顫抖起來,甚至還伴隨著低沉的“吱吱吱”的叫聲,仿佛在進行著某種抗衡一樣,一縷縷嫩藤自地底升起,化為利劍猛撲向了深淵母蟲,但是卻被深淵母蟲體表的護盾給一一抵消了,何況還有一個赦免者在鎮守,根本不可能傷得到了。

    “糟了……”

    人群后方,林星楚嬌軀一顫,道:“我們即將……即將大難臨頭了……”

    “啊?”

    明月池微微一愣,跟我一樣,一頭霧水。
星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