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恐怖小說 > 重生之鬼王歸來 > 第2447章 狠人

第2447章 狠人

類型:恐怖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流浪的法神
    彭門眾人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張夜庭身上,毫無疑問,張夜庭并沒有讓他們失望。

    神仙不是白叫的,當那驚天一劍祭出的時候,所有人再次看到了希望。

    窮極他們所有的認知,都無法想象天下間有誰能夠抵擋這無敵的一劍。

    然而,這注定不是屬于他們的幸運夜。

    一劍光寒盡,他們沒有看到秦羿被一劍刺成灰燼。

    在璀璨的赤雪雷劍面前,秦羿巋然如山,只是微微屈指一彈,那驚天的一劍,就如同斷弦的古箏,嗡的發出一聲悲鳴,化為了虛無。

    “寒冰玄洞里參悟的東西,當年就已經是白朝陽玩剩下的了,張掌教,看來你這些年長進不大啊?”

    秦羿冷冷一笑,嘆然道。

    張夜庭大驚。

    寒冰玄洞的秘密只有少數人知道,當年他師父那一輩的人不是閉關,就是仙去,年輕一代,除了死去的白朝陽,就是他知道了。

    沒想到這等機密卻被秦羿一語道穿了。

    “你,你到底是誰?”

    張夜庭看著秦羿的瞳孔在迅速放大。

    他想到了一個人,他早就應該想到這個人,天下間姓秦的,且能如此維護彭連虎的聲威,輕松化解自己的一劍,除了那個真正的神,再無旁人。

    “你說呢?”

    秦羿漠然道。

    “秦……”張夜庭張了張嘴,那個稱呼始終沒有說出口。

    秦侯已經不再是昔日的那個少年,他不敢隨意稱呼,也是怕暴露了秦羿的身份。

    再者,他今日向著彭門張子豪這群人渣,完全違背了秦侯的公心與遺志,他還有什么資格,有什么臉面?

    “天下間負我者,不知幾何,但我深知人心難測,并不在心。”

    “但你張夜庭不一樣,你是龍虎山正氣之教的靈魂,你是很多百姓心中的神。”

    “你太讓我失望了。”

    秦羿望著蒼穹明月,仿佛想到過去與白朝陽對峙時的過往點滴。

    那時候的張夜庭有一顆炙熱、正氣之心,正因為這份獨特的品質,秦羿難得的交了他這個朋友,并在三苗之戰時,傳授了他九轉幽冥訣。

    然而,今日張夜庭出現在這,實屬出乎了他的意外。

    張夜庭渾身的道氣一斂,臉上的血色褪盡,渾身瑟瑟發抖,痛苦的難以自拔。

    他并不畏懼死亡,唯獨不敢有負秦羿的知遇、栽培、厚望之恩。

    不管如何,不管他出干什么目的,他今日都不應該出現在這里,錯就是錯,他已經無路可退了。

    張夜庭低下了高昂的頭顱,一言不發,這時候說什么都是多余的了,唯有靜候秦侯的懲罰。

    張子豪等人也是絕望了。

    原本以為搬出了張夜庭這尊神,最慘不過瞎只眼,挑起張夜庭與秦羿一戰,更是讓他們看到了希望。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他們的神,在秦羿面前看起來似乎不堪一擊,這個年青人已經不是什么宗師可以衡量了,而是超越神之上的存在。

    張子豪唯一能想到的是,秦羿肯定是上天,又或者彭連虎英靈請來的保護神,該他有此一劫。

    “張掌教,你,你這才出一招,你還有機會的,咱,咱們不能認慫啊。”張子豪知道秦羿是不會放過他的,唯有盡最后的可能勸說張夜庭拼死一戰,或許能得來一點轉機。

    “你不懂,沒機會的。”

    “我沒機會,你們也沒機會。”

    張夜庭木然低沉道。

    “那,那怎么辦?”郭風等人都傻了。

    堂堂龍虎山掌教都親自認慫了,他們若是再執迷不悟,那不是死路一條嗎?

    要說還是張子豪反應快,噗通一聲跪在了秦羿面前,眼淚鼻涕瞬間掉了下來,哇哇求饒道:“這位秦爺,是小弟瞎了眼,不曉得您老神通,我,我愿意接受處罰,我解散彭門,馬上滾出西江。”

    “對,對了,不是要瞎我一只眼嗎?我現在就接受懲罰。”

    張子豪知道今日不來點狠的,怕是難以活著離開了。

    說完,他拿起刀子,照著自己的左眼,嘩啦一刀子剮了下去,頓時鮮血飛濺,眼球、眼白一窩子全給挑了出來,好不駭人。

    五女看的皆是心頭發顫。

    誰也沒想到這個小人,不僅僅對別人狠,對自己也是這般陰損毒辣。

    “怎,怎樣,秦爺,現在可以放我一條生路了吧。”

    “你不會跟一個瞎子過不去的,對嗎?”

    張子豪雙手顫抖著捧著帶血的眼球,像條狗一樣嘿嘿求饒。

    由于劇烈的疼痛,他渾身直抽搐,但即便是這樣,這位彭門的惡霸也沒有喊一聲疼。

    他做了表率,其他如郭風等人哪里還敢廢話,紛紛從身上拔出刀子,砍手的砍手,剁手指的剁手指,一時間場中慘叫聲不斷,血腥之氣彌漫,慘烈無比。

    看著跪了一地的人渣,秦羿面無表情道:“你們瞎眼也好,砍手也罷,都是張夜庭的說法,我點頭了嗎?”

    張子豪剩下的獨眼睜的滾圓,只剩下無盡的恐懼:“秦,秦爺,你,你什么意思?是嫌一只眼不夠嗎?”

    “成,我作惡多端,我敗壞彭爺的聲明,我特么該死。”

    “那就來點狠的。”

    張子豪咬了咬牙,刀子照著剩下的右眼又是一刀狠狠剮了下去。

    這一次,他再也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慘叫,由于手臂吃疼,他連下了好幾刀,才剮掉獨眼。

    待那只眼挖出來后,渾身抽搐,倒在地上吐起了白沫子。

    “這,這下,你應該滿意了吧。”

    張子豪倒在地上,滿臉是血的哀求秦羿。

    在他看來,只要今日不死,憑借著他殘存的財力與關系網,借著武道界的秘法與醫術,重新恢復光明,仍是大有可能。

    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他是真豁出去了。

    只是他惡,秦羿更狠,更毒,更絕。

    “侮辱英雄,荼毒百姓者,無論神、人,皆當誅!”

    秦羿冰冷的聲音,徹底斷絕了他最后一絲希望。

    “小舞,超度他們吧,不能讓他們就這么魂飛魄散了,送他們去婁文采那,既然是執迷不悟,便當魂魄永受折磨之痛。”

    秦羿吩咐道。

    請記住本書域名:。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
星愿小说网